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聚焦城镇化新模式不搞大拆大建尊重农民意愿

2019-02-28 04:33:05

聚焦城镇化新模式:不搞大拆大建 尊重农民意愿

感受“长出来的”小城之美:城在园中,村在景中,人在画中

培育并发展传承历史文化、保持地域风貌、弘扬人文特色的美丽城镇,符合中央对新型城镇化战略的要求和布局。近,半月谈深入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海南省琼海市、浙江省海盐县。在这三个地方,城镇化进程突出的特色是不搞大拆大建,以人为本,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同时尊重农民意愿,因地制宜,实施特色化的就地城镇化。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些“长出来的”小城镇,感受城镇化新模式的魅力。

小城崛起新模式

在湖南望城、海南琼海和浙江海盐,一种城镇化的新模式正在崛起。这种新模式不搞大拆大建,是一种传统与现代的融合,不仅保留了田园特色,而且是以人为核心的就地城镇化。

不搞大拆大建

离琼海市政府所在的嘉积镇10分钟车程,可以看到一望无际连片的田野,海南人称之为“田洋”,不少村庄点缀其中。在琼海的城镇化过程中,位于琼海郊野的这片名为“龙寿洋”的田野和村庄并没有被扩大的城市所吞并,通过对自然村、农田的改造升级,这片田野成为公园。

按照“不砍树、不占田、不拆房,就地城镇化”的原则,位于“龙寿洋”中的礼都村逐渐从一个普通小村庄,变成了游客聚集、休闲农业特色突出的村驿站。

在这里看到,通过修筑与田野风光高度融合的木栈道、观光线路,位于田野深处的村庄逐渐热闹起来。通过城镇化改造,村里原来的老房子有的开起了颇具情调的咖啡厅;有些农民瞅准了商机,开起了农家乐;不少村民搞起了兰花、草莓种植,吸引前来的游客;甚至有农民为城里人开辟了“私家菜地”,让他们自己动手吃上放心菜。

“不砍树、不拆房、不占田、就地城镇化”,这是琼海“打造田园城市”坚持的原则。琼海市委书记符宣朝告诉,“三不”原则所表达的理念体现了三条红线:“不砍树”就是保护生态的红线;“不占田”就是敬畏自然的红线;“不拆房”就是社会民生和谐的红线。

当地干部告诉,此前,他们到全国各地取经,看到一些地方把人员动迁出来,全部重建。这种方式要进行征地、拆迁、安置等一系列工程,成本很高,不可取。

城在园中、村在景中、人在画中。走进琼海的乡镇、村庄,宛如步入了绿树掩映、曲径通幽的公园,这是在琼海实地采访时的深感受。

在实际操作中,琼海市把“三不一就”做到。从主要思路看,琼海以风情小镇、国家农业公园、旅游漫步绿道建设为抓手,逐步完善城乡一体的基础设施和生态保护系统,通过第三产业带动一二产业,融合农业和旅游业,促农增收。

近些年,一些地方为了追求所谓城镇化率,搞大拆大建、推着农民“上楼”。结果,发展过程中过度依赖房地产,缺乏产业支撑与市场吸引力的新城,出现“村村是楼房,处处是空房”的景象。

琼海很多乡镇干部表示,琼海的城镇化没有造城,而是让自然景色更美丽,让古老的村庄焕发新活力,带动了特色产业的发展,农民主动参与的积极性很高。

有个性的城镇化

湖南望城是雷锋的故乡,被誉为“希望之城”。望城各镇犹如散落的明珠,分布在湘江下游两岸,或风情雅致,或幽静空灵,或古意盎然,各具特色。如今,各地游客纷至沓来,到乔口渔都赏鱼、吃鱼,到“千年陶都”丁字镇铜官窑制陶,到“酒都戏乡”新康喝酒听戏,到靖港感受昔日“小汉口”的繁华。

望城的每个乡镇、村庄,都纳入了“一江两岸四镇”城乡一体的规划布局。望城区委书记谭小平认为,望城小城镇发展明显的优势是临江近城,独特的资源是历史文化,可行的方式是城镇建设与旅游发展相结合。

2008年7月,在区级财力极其紧张的情况下,毅然筹资5000万元作为引导资金,在靖港镇正式启动古镇保护性开发。仅仅用了一年两个月时间,靖港古镇就由一个原来破败不堪的湖区集镇一跃成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正是靖港的示范和带动,乔口渔都、铜官陶都、新康戏乡、茶亭花海等一批特色小镇相继启动和推出。

在城镇保护性开发的过程中,望城秉承“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越是久远的就越是新鲜的、越是个性的就越是大众的、越是科技的就越是时尚的、越是融合的就越是自己的、越是生态的就越是现代的”理念,坚持尊重历史、顺应自然、天人合一,尽可能地保留古香古色、原汁原味的古镇风貌。

在望城采访发现,靖港保持了“八街四巷七码头”的旧有格局,木结构建筑占三分之一以上,还对所有的树木、河流、水井、小桥、作坊都进行了精心保护。其他古镇也都各具特色:乔口渔都是典型的湖湘民居风格,新康戏乡具有欧陆风情小镇的特点,铜官陶城则保留了许多文革时期的苏式建筑。这里的一房一瓦、一桥一水、一石一木,都保持着自然本真,向各方来客展现着它们的独特魅力。

谭小平说,新型的城镇化必须是有特色的,是传统与现代结合的。望城注重发展古镇的特色产业,把文化古镇作为吸引人口聚集、发展区域经济的重要载体,因地制宜发展特色产业。铜官镇积极推进陶艺精品一条街建设,大力发展陶艺手工作坊,促进了传统制陶产业的发展和本地居民的就业。

目前,该镇已有陶艺大师1人,省级陶艺大师10人,手工陶艺作坊12家。靖港古镇的居民仍传承着祖辈流传下来的手艺,做糕点、酿甜酒、熏鱼干,传统产业焕发出新的生机。

走进靖港一家甜酒铺,生意好得出奇,店主小赵忙得团团转。他是本地人,戴一副眼镜,白净斯文。“我本来是考大学出去了,想‘逃离’家乡的,不过现在家乡变化大,发展好,我就又回来啦。”小赵重拾祖上手艺,开了一家甜酒铺。日均卖200碗甜酒,节假日达五六百碗。除去成本,月利润不低于1.2万元。

而在琼海市的12个乡镇,目前也都已经按照“一镇一特色、一镇一风情、一镇一产业”的思路开展了风情小镇建设。比如博鳌镇集琼海的人气特色、华侨特色、万泉河特色于一体,是独具魅力的风情小镇,潭门渔业风情小镇,中原南洋情小镇、塔洋古邑风情小镇、万泉水乡河畔人家等六个风情小镇已经基本建成。

农民就地城镇化

“异地城镇化让农民在获得市民身份的同时,失去了乡情的寄托,终还是难以真正融入城镇生活。”浙江海盐县县长章剑说,农民就地、就近转移就业,形成合理的城镇体系和人口布局,才是真正意义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党国英认为,“就地城镇化”意味着人口在本地的聚集,公共服务向中心镇、村延伸,让农民在当地过上现代生活,避免形成“繁华的城市、凋敝的乡村”。

眼前身穿格子衬衫和灰色西裤的张宏良51岁,他是海盐县于城镇三联村村民,从2009年开始经营自己的家庭农场,从原先的4亩多地通过土地流转增加到如今的1000多亩,规模化经营给他带来了一年30多万元的净收益,一家三口生活非常滋润。海盐县通过培育家庭农场,鼓励引导农民以家庭为单位搞农业经营,让农民不用离乡背井,实现在当地就业。

章剑认为,有些地方表面上看城镇化率很高、速度很快,但这些地方的城镇化并没有数据上感觉得那么好。“城镇化的核心不是简单的人要进城,人的生活质量的提高才是体现城镇化的质量和实效。”

城市和农村当形成良性互动,有条件的农民可以选择进入城镇,选择留在村里的农民也应该能够享受现代城市文明的成果。

“就地城镇化”需要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支撑。海盐县农村房屋所有权确权登记发证工作刚刚启动,就有村民憧憬将来拿房子做抵押贷款,以便扩大生产或办个“渔家乐”。

曾经以集体名义占用的资产也需要股份化,让农民“看得见”的同时“摸得着”,一张集体资产股权证,让“虚拟资产”变成村民手中不断增长的“活钱”。

产权制度改革激发出农村的新活力,不仅降低农民对土地的依赖程度,增加其进城的安全感,还能享受集体经济壮大的成果。

“这里的农民与市民一样,毫无顾虑地自主选择就业和生活方式。想种地的农民可以成为新型职业农民,想打工的农民可以进入工业园区,亦工亦农的算‘兼业’一族。”海盐县就地城镇化办公室主任方忠明说。

海盐县当地干部说,通过这“双轮驱动”,让农民无论从生产方式还是生活方式,乃至观念上有一个整体的变化,实质性的融合将逐渐取代形式上的融合,这样的城镇化过程才是稳定的、可持续的。

目前海盐县城镇和农村人口各占一半,城镇化率为53%,达到全国平均水平。而海盐县城乡收入差距已缩小至1.98∶1,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农民才是主人翁

在城镇化进程中,让农民参与进来才是真正人性化的城镇化。让农民参与进来,就是要尊重农民的意志和诉求,让农民自主选择,共同分享,而不是“被做主”“被上楼”。

充分尊重农民意愿

琼海市潭门镇是一个以捕捞业闻名的小镇,原本并不富裕,但琼海的就地城镇化为潭门量身订制的“南海渔业风情小镇”,把这个镇的旅游工艺品市场带热。通过道路改造和门面改造,潭门镇充满了“海的气息”。经营工艺品的商铺从早的30多家猛增到300多家,镇上的工艺品加工厂去年创造了30亿元的产值,较前年翻了10倍,一个渔业小镇成功地转型为旅游工艺品加工为支撑的旅游小镇。

潭门镇的成功,源于尊重老百姓的选择,体现他们的意志。潭门镇党委书记庞飞说,潭门镇以渔业为主,由于种种原因,这里的渔民常年都在温饱线上挣扎,他们对于产业转型的要求格外迫切。在琼海城镇化进程中,这个小镇经历了彻底的蜕变,政府鼓励渔民转产,大力发展第三产业,这与百姓的诉求完全吻合,特色化的就地城镇化改造,实际是为百姓的诉求找到了一种有效的实现方式。

琼海市委书记符宣朝说,琼海进行的就地城镇化,完全是顺势而为,并且充分听取了老百姓的意见。

琼海就地城镇化充分尊重农民意愿,让农民参与选择的工作方式细致入微。琼海市塔洋镇在对临街铺面进行立面改造过程中,主动征询老百姓的意见。一些老百姓提出,立柱密度太高不好看,镇政府终决定根据铺面大小灵活调整;老百姓担心古邑风格的木窗没有防盗功能,镇政府就出资32万元为每户加装了一道隐蔽的防盗窗,这样既保持了整体风格统一,又保障了家居安全。

在三地采访,明显的感受是,基层干部较为一致地认为,推进城镇化的过程中要注重两个方面:一是要因地制宜,二是发展规划要与农民意愿相吻合。尊重农民意愿,政府就不能越俎代庖。在城镇化进程中,要想农民参与,核心的一点是要维护农民权益,提高农民受益度,为农民着想,解决就业致富,满足农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海盐县县长章剑介绍说,迄今为止海盐县的16个城镇化项目事先都做过民意调查,而且有评估制度,对项目可行性进行评估,其中农民的意愿是刚性指标,意愿度达不到85%以上的项目无法启动,确保每一个项目得到绝大多数农民支持,让农民的意愿得到体现。

“城镇化建设不是‘涂脂抹粉’,是给老百姓造福,当然也离不开群众的参与。”章剑说,海盐县在推进城镇化建设过程中,群众参与热情高涨。

让农民自主选择

海盐县就地城镇化办公室主任方忠明说,与以往的异地城镇化相比,就地城镇化没有搞大拆大建,而是尊重农民的意愿,根据“进城”和“留村”两种方式,在鼓励农民向城镇集聚的同时,推动城市文明向农村延伸,实现自由的迁徙和诗意的栖居。

章剑告诉,随着县域范围内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推进,围绕“县城、集镇、农村”三个层面,海盐分别进行不同的定位和建设,引导农民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城镇化路径。

湖南望城则在整体规划上,广泛听取群众意见,重大事项通过召开全体大会来进行动员和决策。“绿地怎么搞?自来水管怎么搞?我们成立了专门的群众议事机构,对群众而言,就是代言民意,监督工程质量;对上级而言,这就是沟通的桥梁,就是协商的环节。”当地干部告诉。

只要尊重农民的意愿,他们的参与积极性就会大大提升。62岁的望城新康乡集镇社区居民钟解平说,我们这里原来是个乡村小集镇,自从2012年开始,由政府组织对这里进行城镇化改造。因为前期广泛征求了老百姓的意见,政府行为很快就变成了群众的自觉行动 ,只开了一个动员大会,群众就动员起来了。占道的棚架,都是群众自觉拆除。菜地变成公共绿地。现在的破房子没有了,政府没有大量投钱,群众自己花钱把房子里面进行改造,政府负责外立面,形成了有效互动。

在海盐,由于文溪坞标线整治工程必须破坏原有村庄内道路,且时间长、建设量大,给村民的日常生活带来许多不便。但这一工程征求意见时,却得到了所有人员的全票通过。在武原红益村,当村民听说本村要召开美丽乡村建设沟通会时,纷纷赶到会场听取街道工作人员介绍情况,并积极为美丽乡村建设献计献策。群众支持热度空前高涨,工作人员都感到意外。

有了百姓的积极参与和全情投入,就没有搞不好的城镇化。

让农民成为主体

采访中,沿着望城洒满林荫的雷高公路,来到银孔围时,恰逢雨后初晴。雨珠润泽后的鲜花盛开在整洁的乡间小路两侧,缤纷耀目。路旁立有一个村民自制的竹牌――“其实不用去远方,好风景就在身旁”。举目四望,处在竹林山水环抱之间的银孔围鸟语花香,屋舍精美,树木葱茏,一步一景,如在画中。

谁能想到,现今如诗如画的秀美村落,前些年却因为脏乱差险些进入了长沙“十差”村庄名单。作为共产党员和村里的带头人,年逾50的胡丙炎一直思考如何让银孔围的环境卫生整治破题。“终,我意识到必须发动全体村民整治环境卫生。”胡丙炎挨家挨户上门劝说村民注重环境卫生,并决定利用银孔围的竹资源优势打造一个具有“竹乡”特色的美丽村落。他带头先干,打扫庭院、设计竹艺,还将自家培育的花苗免费送给村民。

胡丙炎的热情和坚持感染并鼓舞了村民,大家开始越来越注重自家的环境卫生,同时积极为整修村落环境献计献策并筹资筹劳:用野生的花草改善环境,用废旧的竹节装饰村落;随处可见的“竹样”路灯,“锦上添花”的竹制垃圾桶,可调节的竹制晾衣架;定期评比“美庭院”并挂牌奖励;村民们还自发撰写文案,设计制作介绍银孔围的展示窗。银孔围的美丽变身是村民在“自主管理、自主建设、自主服务”的理念下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的方式完成的。

在湖南,望城还率先成立百姓城管志愿者协会,通过干部带头、职工响应、群众参与,全区共组建分会37个、中队365个、小组1326个,招募志愿者近10万人。广大志愿者踊跃参与“百姓城管大讲堂”、“机关会员联门店”、义务清扫、文明劝导等志愿活动,“门前三包”工作落到了实处,背街小巷、闲置荒地、无人管理区等重点区域的清扫力度得到加强,乱贴乱画、乱挂乱摆、乱停乱靠等行为明显减少。“人民城市人民管”“城管没有旁观者,个个都是践行人”等理念在望城广大群众中已形成共识。

基层干部纷纷表示,只有对农民有利,让农民成为主体的城镇化才是符合历史发展方向的人性化的城镇化。

小城居民日子美

新型城镇化,就是要让农民共享生产与生活方式的现代化。在三地采访发现,城镇化的发展让农民实现了本地就业,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水平也得到了显着提升,农民的幸福指数不断上涨。

在家门口创业就业

琼海的村民黎文福是农家乐餐馆福嫂厨房的老板兼大厨。他告诉,开这个餐馆基本不用投资,客人少就在自己家里用餐,多了就在门口的大榕树下摆上桌子。老婆和孩子当帮手,不用另雇服务员,降低了劳动力成本,加上自产的有机农产品,特色风味加优惠价格是的招牌。他满心欢喜地说,今年博鳌亚洲论坛期间,20天就挣了两万多元。

琼海国家农业公园的建设,激活了农村第三产业,促进了农村劳动力回归,让农民在家门口既能实现就业又可享受合家团聚的天伦之乐。王英才、王英武兄弟俩,是“龙寿洋”上?村人,原来在深圳打工,现在景区游客调度中心开电瓶车,一个月能挣2000多元。他们说虽然比在深圳挣的少一些,但在家乡打工,不用租房,回家吃饭,开支少了很多,还能照顾老小,比在异乡强多了。

琼海市委书记符宣朝说,就业增加和经济增长的背后是劳动力的回归、农民收入的提高以及生活条件的改善,而由此带来的农民生产生活的现代化正是衡量城镇化成败的重要标志。

新型城镇化带来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农民收入结构也发生改变,由单一的务农收入变化为务农收入、工资性收入、股权收入相结合的收入模式,增收效果明显。在琼海博鳌镇“阿叔农家乐”做服务员的美雅村女孩符议丹现在每个月工资是1800元。除此之外,家里还开设了家庭旅馆,一间客房每晚120元。“入股成立农家乐,年底还会有分红。”她告诉。

2013年,琼海市农民人均纯收入9320元,同比增长14%,增幅居全省首位。“这仅仅是开始。幸福琼海,既要留住乡愁,更要留住美丽、留住希望。”符宣朝说。

社会保障更全面丰富了

带塑胶跑道和操场的农村小学,安装了高压喷雾降温系统的城乡客运中心,集医疗、预防、保健、康复、计划生育为一体的综合性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覆盖城乡的公共服务络体系是浙江海盐就地城镇化的重要保障。

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关键在于公共服务的均衡化。

以前的乡村医生在农村给病人看病,不仅条件简陋,能提供的药品也非常有限。海盐村民沈正洪告诉,现在新的社区医院,房子大了,环境好了,药品齐了,常见病和多发病不用出社区就能解决,除了看病配药还有诸如针灸等康复性的服务项目,“省了往县城来回跑的麻烦,方便多了。”

据了解,海盐县标准化社区卫生服务站达标率达到95%以上,全县13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均获得“浙江省规范化社会卫生服务中心”称号,医疗基础设施及设备在浙江省基层医疗卫生方面处于水平,显着改善了城乡居民就医环境。

在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方面,湖南望城致力于构建“普惠型”社会保障体系、“共享型”社会事业体系、“创业型”社会就业体系,城乡居民基本医疗、养老保险全面实现城乡同待遇,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实现药品零利润销售。

坐在家门口的绿荫下,海南琼海嘉积镇礼都村村民陈长琳不紧不慢地“晒幸福”:村里家家户户都用上自来水,开通了有线电视和互联宽带,出门就能坐上有空调的公交车……城里人有的,我们差不多都有了。

生产生活环境干净整洁

不仅是收入提高了,生活有保障了,在人们越来越重视生活品质的今天,人居环境的不断改善也是新型城镇化的重要指标。

在琼海嘉积镇数十个村庄的村道上,可以看到有序摆放的垃圾桶,环卫工人开着保洁电瓶车清扫作业,垃圾收集压缩车和洒水车每隔两三天进村收集垃圾并消毒处理。琼海市已把全市乡镇及所有自然村垃圾全部纳入收运范围,加快配套生活垃圾收集转运机构、人员、设施设备,基本建立起比较完善、规范、科学的生活垃圾收集转运处理体系。

符宣朝说,借助城乡生活垃圾处理一体化,琼海将实现市容村貌和城乡人居环境质量显着提升、城镇管理能力和城镇形象品位显着提升、广大群众文明素质和公德意识提升的“三个提升”。

生活的便利性也考验着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琼海推进市、镇、片区、村四级服务窗口(代办点)建设,促进公共服务“扁平化”。截至去年底,琼海已先后在全市12个乡镇设立了51个便民服务窗口,可以办理社会养老保险手续、计划生育证件、低保申请、宅基地审批等各项政府公共服务,实现了“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

城镇化不能拔苗助长

就地城镇化怎样在快与稳之间抉择?围绕就地城镇化问题,半月谈与三地的城镇化决策者进行了对话。

:请问,长出来的城镇和建出来的城镇,您更倾向那种模式?

琼海市委书记符宣朝: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有些地区的城镇化,还存在大拆大建,花重金打造“盆景”的现象。这种城镇化方式难免会带来一系列经济和社会问题。城镇化必须符合经济发展规律,既要顺势而为,又要因地制宜,尊重民意。

我赞成“自然生长”而不是“拔苗助长”。就地的城镇化建设是一种低成本的顺势而为的城镇化,政府通过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延伸,让农民就地享受到市民待遇,既缩小了城乡差距,又让农民像市民一样,没有顾虑地自主选择就业和生活方式,不用担心失地,失去保障。

就地城镇化是“城镇改造”与“留住乡愁”的有效统一,琼海在这两者之间寻找到了平衡点,使历史文化血脉在新型城镇化进程中得以延续。比如一些老房子在城镇化过程中重新焕发活力,实现了“拉动消费”和“保留情感记忆”的双重价值。

这种城镇化是不干预不强制,是营造良好环境。城镇化过程中,农民是实实在在的参与者。政府完全尊重老百姓的生产生活方式,推动农业、旅游业的有机结合与升级转型,让农副产品变成农副产品叠加旅游产品来提高附加值,农民的就业方式更加灵活多样,收入来源渠道不断拓宽。同时,完善基础设施功能配套,推进城乡公共服务均等化,从而实现农民身份的自然过渡。

:请问,您对就地城镇化怎么解读?

海盐县县长章剑:就地城镇化是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实现转移人口的市民化。就地城镇化化解了异地城镇化所带来的留守人群、农房无人住、农村土地资源浪费等一系列问题,并且通过公共服务的延伸,避免形成“繁华的城市、凋敝的乡村”的强烈反差。就地城镇化可以让农民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离家乡更近一些。

城镇化的过程不是人口的机械转移,是人的财产积累水平与社会保障水平的全面提升。就地城镇化也不是农村人口在原地的静止,而是通过改变农村的人、地、钱三大要素的流动方式,引导农村人口在一定城乡聚落范围内自然调整,进而建立一个适应本地特点的城镇化发展新秩序。

在就地城镇化的过程中,农业也可以成为推动城镇化的产业,一二三产联动发展是就地城镇化过程中农村产业发展的大方向。海盐实践表明,农业也可以成为城镇化的载体。真正的现代农业绝不是传统的产业概念,而是以现代服务业引领的一二三产业的有机结合体,这才是就地城镇化过程中农业的发展方向。

:任何创新都有可能面对质疑,在就地城镇化的过程中,你们怎样面对质疑?

望城区区委书记谭小平:只要是对的就要坚持。在靖港古镇建设之初,曾出现过开发风险过大、发展前景堪忧等争议。面对质疑,望城大力倡导“先干不评论、先试不议论、时间作结论,允许在探索中有失误、不允许无所作为”的理念,支持和鼓励靖港古镇建设者做个吃螃蟹者,终尝到了古镇保护性利用的甜头。

随后,为破解靖港古镇后期经营艰难的困局、避免沿江古镇群同质化竞争,实现以产业为支撑的可持续发展,望城进一步明确了“两岸四镇”既各具特色又相互联系的整体思路,大力推进以产业为核心的差异化发展。如今,广西旅游投资集团全面接手靖港古镇经营,将投资20亿元进行后期开发,并倾力打造实景演出项目“靖港故事”,投资8亿元的乔口渔都乐园今年10月正式开园,湘台文化创意产业园成功落户铜官陶城,新康戏乡引进花鼓戏演艺团兰桂演艺有限公司常年驻扎,古镇必将迎来更加广阔的发展前景。

我们一直坚持“保护和建设古镇是促进地区经济发展和改善人民生活,再错也错不到那里去”的理念,把城镇发展与改善民生紧密结合,力求让群众更多、更好地享受小城镇建设发展成果。

:请问,就地城镇化进程中还有那些深层问题需要求解?

符宣朝:新型城镇化进程中,重发展轻改革的格局还有待进一步突破。例如,在推进一些改造项目时,需要村集体拿出集体建设用地,但是现在的金融政策是,集体用地上面的建设项目不能用于贷款抵押,并且不能进入市场流通,这就导致融资渠道相对较窄。用地政策上的改革希望能加快突破。(采写:宋振远 段羡菊 魏董华 阳建 夏冠男 李亚彪)

小儿感冒的症状及预防
小儿便秘怎么办
病毒性感冒反复高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